“中国有句古话,叫兄弟阋于墙,而外御其辱,不管我们叶家内部有多少矛盾,在面对敌人时,都要同仇敌忾,毕竟我们的血缘割舍不断啊?!币犊蛄饲浊榕?,就看叶轩,动不动容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这事儿?”叶轩一句都不想听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和叔叔们确实当年,有对不起你母亲的地方,他们也很后悔,只是希望在叶家遇到?;氖焙?,你能回来,帮我们一把,现在慕容家还有白家,成长的都很快,对我们的威胁很大?!币犊崽疽簧?,透露了一丝内幕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想到我了?我和我娘被赶出叶家时,你们都是怎么对我们的,现在谈这个,未免太可笑了吧?!币缎恋煤鸵犊缏鬯运?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意外,而且当时的主导者,现在也过世了?!币犊桓姨碳ひ缎?,毕竟那种难过和绝望,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了,被撵出家门。

    “算了,聊这个没有意义?!币缎凰捣匣?,转而便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叶轩,过年的时候,爷爷希望你能回燕京市,哪怕不为了别的,难道你忘了你小时候,生了一场大病,爷爷抱着你到处求医吗?”叶开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轩神情一怔,猛然停下了脚步,眼眶一红,轻声一语,“你告诉爷爷,如果时机合适的话,过年我会回去看他老人家的?!?br />
    “好,我会转达给爷爷的?!币犊闶巧晕⑺闪艘豢谄?,自己应该触动了叶轩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。

    等叶轩回到宴会大厅时,婚礼基本上已经结束了,吃完饭不少人开始往下走,很快立马空了许多。

    孙少泽因为没面子,谎言被当场揭穿,难堪的很,于是便喝了很多酒,身体摇摇晃晃的,拎着一瓶快要喝完的白酒,朝段敏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段敏正和夏梦萱聊天,见孙少泽跌跌撞撞过来,眉头一皱,有躲开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段敏,你给句痛快话,什么时候和我结婚?”孙少泽已经开始疯言疯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孙少泽,你喝醉了?!倍蚊衾浜咭簧?,拿起包包就要离开,却被孙少泽上前,一把抓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没喝醉,段敏我喜欢你,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,只要你点头,我孙少泽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?!彼锷僭蠖远蚊舸致车乇戆鬃?。

    这时,叶轩憋着一团无名火,正愁没有练手的,快步朝孙少泽走了过来,上前一把将孙少泽推开。

    不知这孙少泽是不是因为喝了酒,力气反而大了些,酒壮怂人胆,他举起白酒瓶便要朝叶轩头上打来。

    可惜孙少泽的速度太慢了,只听砰的一声,叶轩一脚踢在他的小腹上,旋即,孙少泽像是风筝一样,飞了出去,哐当一声,摔在满是菜品的餐桌上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叶轩几步上前,冲着孙少泽的左右脸开弓,一拳又一拳,最后孙少泽的脸庞肿到不行,离远了看,就是一个猪头。

    “妈的,狗东西,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?!?br />
    哐当一声,孙少泽将几瓶高浓度的白酒摔碎在地上,然后掏出打火机,准备把白酒点燃,造成火灾。

    腾地一下,众人没注意,这火苗便被孙少泽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众人吓了一跳,叶轩立马上前,一把揪住孙少泽的衣领,把他丢到一边去,不然这疯狗,还有继续玩火自焚。

    叶开这个时候回来,冷冷一声,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叶……叶市长,是孙副县长的儿子喝醉了,发疯玩火?!辈芟爻づ艿揭犊八档?。

    “赶紧灭火,喝个酒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,这种人,根本就在危害大众生命安全,关他几个月都是轻的?!币犊苁巧厮档?。

    幸好火势不大,饭店一群保安就给扑灭了,不过后来,警察还是来了,毕竟事关市长的安全啊,曹县长更会做人,大声说道,“你们赶紧把这个纵火犯关押起来,交由司法机关处理?!?br />
    孙涛一听儿子要被关进警局,一下慌了,赶紧来到曹县长面前求情。

    “老曹,这是要闹哪样???我儿子不过是喝醉了酒而已?!?br />
    见到孙涛讨好的样子,曹县长就很爽,冷冷一声,“这是叶市长的意思,你如果有什么意见,找叶市长说去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?!彼锾沃荒芨尚α缴?,这事儿自己上去求情,人家叶市长一个不顺眼,自己这官位不保啊。

    于是,在一干警察的抓捕下,发疯的孙少泽被带上了警车,还不忘对段敏喊,说自己出来后娶她。

    哥哥的婚礼结束,段敏和叶轩也准备回东海市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和叶轩要走了,你多帮忙照顾爸妈的身体,这张卡里有一百万,我的一点心意?!倍蚊舨桓姨瓜终媸档牟屏?,怕吓到家里人。

    “敏儿,这钱还是最好你亲自交给爸妈?!毕衷诙胃斩砸缎褂卸蚊?,改观很多,尤其今天婚礼,叶轩帮了自己大忙,对于这个妹夫,段刚是很满意的,印象改变只需一件事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小敏儿,你要走吗?”段敏的妈妈立马走了过来,老泪纵横,哭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妈,我以后还会?;乩纯茨忝堑?,还有,你们也可以到东海去玩啊?!?br />
    “段敏,爸之前错怪你了,向你道歉,其实叶轩这个小伙子不错,而且还是叶市长的弟弟,以后爸爸无论走到哪都能挺直腰板做人了?!倍未缶飧鍪焙?,也凑了上来,对女儿完全没有了意见,甚至有巴结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爸,不管叶轩是叶市长弟弟,还是叶主席的弟弟,我爱的只是他这个人而已,和身份地位都无关?!倍蚊艉芪弈?,爸爸还是老样子,不过这趟回乡参加婚礼,总算把许多隔阂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叶轩。

    “小敏儿,我们该走了,不然赶不上飞机了?!币缎戳艘谎凼直?,对段敏说道,他真心讨厌这段大军,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老丈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陶陶宝陶瓷网 | 北京马拉松现场直播 | 铃声下载 | 有声小说下载 | 赌球心得 | rec-phone.com | 足球比分007 | 玩北京赛车有什么技巧 | pc蛋蛋网 | pk10怎么判断冠军单双 | pk10挂机模式真的稳赢 | 北京赛车系统 | 重庆时时彩如何买大小 | 北京赛车视频直播网站 |